《質量效應3》開發者覆盤:結局傷害了所有人

發佈日期:

《質量效應3》開發者最近接受採訪,對當年遊戲結局引發的爭議進行了一些回顧。

經歷過這款遊戲的玩家可能還記得那個讓人極其一言難盡的結局。遊戲最終給玩家提供了三種選擇,每種選擇對應一種過場動畫,但都沒能很好地把整個系列的最終大結局給說明白,三種動畫之間只是把素材來回微調了一番而已。

《質量效應3》開發者覆盤:結局傷害了所有人

這本來是BioWare功德圓滿的時刻,但最終發展變得令人非常壓抑。

不管這款遊戲的結局如何,需要注意的是,這並不是某個人拍腦袋就能決定的,而是幾十位開發者辯論之後為整個系列畫上的句號,也需要成為遊戲巨集大劇情的頂點。

在最近的訪談中,《質量效應3》開發者對這次爭議進行復盤。首先有兩點需要說明:第一,即便是製作出這款結局的開發者自己也感覺非常矛盾;第二,BioWare管理層將事態引入需要長期加班的情況,傷害了這款遊戲的開發者。

本作編劇Chris Hepler、玩法設計師和Brass Lion Games聯合創始人Manveer Heir以及動作總監Dave Wilkinson等開發者接受了採訪。Wilkinson表示,結局的“三色”變體應該是從他在設計初期製作的劇情圖板上演化而來的,他當時用三種不同的顏色來代表道德選擇,用在《質量效應》裡就是藍/紅對應模範/叛逆系統。

(而“綠”色代表的是第三條路,與“收割者女王”相關,但該角色在正式版遊戲中被刪除,替換成一個電腦鬼魂小孩。)

之前看過半成品創意劇情圖板並一路走到正式版遊戲的開發者,經歷了噩夢一般的體驗,迎來的是無數玩家的怒火。

玩家對《質量效應3》的結局非常不滿意,一開始還是禮貌地表達不滿,後來就變成了赤裸裸的仇恨。當時有一個新聞可能有玩家還記得,一些玩家組團給BioWare寄送小蛋糕,這些蛋糕的顏色分為綠、藍、紅三種,但味道其實都是香草味的。

動畫設計師Zachariach Scott嘆道:“我是真他媽被這些蛋糕給氣壞了。我們甚至都沒能吃掉它們!”

開發者拒收小蛋糕並把它們捐了出去,一位資深設計師表示這些蛋糕“有嘲諷的味道”。但大家都知道,跟後面的事情比起來,有小蛋糕吃還算是不錯的了。

前系統程式設計師Mark Jaskiewicz回憶道:“小蛋糕只是現實世界的一個方面。然後你每天會收到人們寄到辦公室的各種東西。”

在小蛋糕之後的是憤怒的死亡威脅,還有來自“改造《質量效應》”網路運動持續不斷的批評。最終工作室聯合創始人Greg Zeschuk和Ray Muzyka承諾將在遊戲上市之後四個月之內推出“加長版”。

BioWare開發者面臨的不光是長達三個月的加班,向玩家的怒火妥協也會引發一些意想不到的後果,部分開發者認為這種做法開啟了潘多拉的魔盒。

Scott表示,在《質量效應3》上市兩年之後,“所有人都筋疲力盡”。部分開發者直接投入到《龍騰世紀:審判》殘酷的開發週期之中,而曠日持久的加班和精神緊張,外加上玩家的負面反饋,都給開發團隊的心理打下沉重的烙印。